目錄
設置
書籍詳情
加入書架
推薦票
金票
打賞
評論區
天羽神燈 作者: 凌至輝 字數:2196 更新時間:2020-05-05 23:39:42

第四百零四章:神奇力量

“那正好,就你先出手吧!也好讓我領教下你的深藏不露的實力!”

西門吹風伸出手朝夜軒招了招,示意他盡管放馬過來,可是眼神中并沒有一絲挑釁和輕蔑的意思,完全只是期待。

“拳鳴驚天!”

夜軒也不想在同他多廢話,畢竟繼續保持距離無法測出他究竟有多強。

只見他話還未落下,鳴天正拳第三式就已出手,只見一道流星劃過天際。

白光一閃,夜軒來勢洶洶的一拳已向西門吹風的面門砸來。

“來得好!凌天一劍”

西門吹風見狀不慌不忙,也不知手中何時又再出現那把無比鋒利的劍。

劍光一閃,這快速的一劍竟是直接躍過夜軒的拳頭刺向他的脖子,這一劍下去,毫無疑問他會立馬人頭落地。

雖然也不至于因此丟掉性命,但是沒有頭實力定然會大損,試問又怎么應付接下來的戰斗?

所以夜軒是無論如何也不能被這一劍斬中,鳴天正拳是至剛至硬的拳法,而且都是以最快速度筆直攻向敵人沒有變招。

一旦拳出就只有擊中目標或者將拳意完全釋放出去,也就是這一拳的力量完全匯聚在一個拳影擊出,威力也沒有直接近身擊中目標來得更強。

這雖是第一次有人能夠出招比他還快,但他并沒有因此慌亂。

情急之下,他也顧不得其它左手握拳重重擊在自己的右手手肘處竟也是硬生生將自己的拳頭變了招。

拳頭往回正好砸在西門吹風向其喉嚨斬來的劍,拳與劍相撞一起先是一靜,隨后如同被點燃引線的炸彈一樣瞬間引爆。

磅礴的靈氣風暴就以兩人為中心,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向四周爆發開來,眨眼間就已爆發至透明墻壁上。

這一次透明墻壁也是整個比武大會第一次竟然無法完全吸收兩人攻擊相撞產生的沖擊,居然把透明墻壁以一點向外延伸,一瞬間都已經延伸至觀眾身前。

這些觀眾嚇得都不由得向后退了退,唯恐這沖擊真會攻擊到自己。

其實他們又哪里會知道任憑夜軒和西門吹風再強也是萬萬不可能突破這透明墻壁的,因為這個陣法原本就是以四名仙尊級的強者坐鎮東南西北四方,形成堅不可摧的四方透明墻壁。

也許就只有兩名仙尊級的強者在其中盡全力同時沖擊四方透明墻壁一處地方方能突破這陣法。

片刻后,兩人都各自退開站在半空中相對而立,雖然拉遠距離對他們這個境界來說完全沒有意義,但是兩人卻都并未著急攻擊。

“真的是好快的劍法,只是不知為何我我體內的神燈竟然在興奮地顫抖,難道說……”

就在這時夜軒體內的神燈卻發生了變化,就像是被什么所吸引一般。

“既然你遲遲不出手,那我就不客氣了!”

與此同時,西門吹風也是按耐不住并未給夜軒過多的思考時間,揮劍便向他脖子斬來。

這一劍之快說是電閃雷鳴都嫌說太慢,只見這一劍雖極快但也還是被他側身閃過。

可是接下來的一幕卻是讓人瞠目咂舌,原本夜軒應該已經完美的閃過這一劍,可惜人家的劍就好比光速一閃,應該說更勝光速。

但夜軒也不是吃素的,他還是向后一躍揚長退去,盡管如此的脖子上還是留下一道淺淺的傷口。

這原本應該是已閃躲過去的,只是不知為何為何還會中招,連夜軒自己都不知道就更別說圍觀的觀眾了。

除了一些境界高于宇皇之境的仙人其他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么,就連同一境界的剛剛若是沒有全神集中用神識鎖定也是同樣根本不清楚發生了什么!

“已經可以確定了最后一神奇力量光就存于他的體內,他剛剛才催動一次。”

與此同時,天羽的聲音從神燈中傳出回蕩在夜軒的心間。

另一邊,西門吹風并未打算給他喘息之機,極光之速閃動間封喉的一劍又已向夜軒脖子揮來。

“那這就回收光之神奇力量吧!”

同一時間,夜軒立馬開始催動神燈,有了天羽的覺醒,神燈也明顯比之前運轉更快。

只見西門吹風剛到夜軒身前還沒來得及攻擊就渾身一顫,一道白光從他身體抽離出他也是下意識向后一躍揚長退去。

在西門吹風后退的同時,從身體里抽出的一道白光匯聚成一團光球直接飛入夜軒的眉心,之后就順著眉心進入神燈。

這下十一種神奇力量也就齊了,雖說剩下的兩道神奇力量是在自己兩個兄弟身上,但是自己若是需要想必他們一定會讓出神奇力量。

揚長退去的西門吹風雙目滿是驚恐和震驚的望向夜軒說道

“你究竟做了什么?”

足以讓他大驚失色的事情在擂臺外的觀眾看來也是好奇,畢竟剛剛那一幕實在是變化得太快,以至于他們根本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么事。

就連一些境界高于宇皇的強者也是不清楚究竟發生了什么事,繞是他們看清剛剛發生的一幕,見多識廣的他們仍舊是不清楚那被抽取的一團白光又是怎么一回事……

“我做了什么你難道還不清楚嗎?多謝你的神奇力量,我就說這最后一個神奇力量為何遲遲不出現原來是在這遠古仙域之中,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

這時夜軒只是沖其微微一笑,可心中的心奮卻是難以言表,這也同樣意味著只要和自己兩個兄弟匯合就可以使用巔峰狀態的天羽神燈。

“是嗎?原來天羽神燈竟是在你這里!”

西門吹風這時也不在擺出驚恐和震驚,而是鎮定自若,就像是完全看穿夜軒所隱藏的東西,而他依然能勝券在握。

聽聞此言夜軒沉默了,剛剛激起的心奮立馬是被一盆冷水潑滅。

他真不知道對方哪來的自信,可他卻是知道了自己隱藏得最深的秘密,這也就意味著他必須殺其滅口。

自己剛入遠古仙域可不想天羽神燈暴露出去,一旦暴露出去,后果將不堪設想。

“知曉我秘密的人都將不復存在于世,你也不會例外!”

夜軒一字一句望著西門吹風冰冷地說道,言語中滿是冰冷的殺意。

“是嗎?我倒要看看你有沒有那個本事,你大可放馬過來!”

西門吹風還是一如既往的鎮定自若,甚至還伸出手朝夜軒勾了勾,不過卻看不出一點挑釁和輕蔑的意味。

全然不懼殺氣畢露的他,仿佛在他看來兩人走到這一步才算是勢均力敵、最公平的戰斗,從其眼中還能看出一絲期待。

作者的話
凌至輝

作者什么都沒寫